霜点

漫威/神夏/VOCALOID/最近在补冰与火之歌
喜欢初音ミク♡
Natasha迷妹无误
目前主要食用CP:MCU 寡红/铁虫
VOCALOID 鱼葱
冰与火之歌 在珊艾(艾珊?)的边缘试探
似乎总是在北极圈呢(什么
常年被考试和体育折磨

关于同人圈和逆CP的破事儿

Crazy:

    看了一篇文章有感而发,随便聊两句。




    总觉得现在同人圈越来越向粉圈靠拢了,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吵成一团。之前《杀破狼》关于逆CP还有一场不小的争执。


    什么逆CP是对原著的不尊重,逆CP还打原著书名的tag是对原著的侮辱等等。


    这个时候就特别想放顾帅的那句话:小毛孩子,讲究恁多。




    敢情这tag是你家开的?同人本来就是基于原著的基础开脑洞,凭什么要求全世界的脑洞都和你长一个规格?流水线都没有这么整齐啊亲。


    同人圈本就是圈地自萌,只要不过分打扰别人就行(比如那种逆CP还要圈原作者、要原作者来撑腰的就是明显脑残)。这个圈地自萌就有五花八门的发展方向了,最常见的就是基于原著原世界观原CP的基础上延伸剧情,也有吃互攻的希望看见上下颠倒一下的,有把原著角色摆到另外一个世界观的(比如把古风角色摆到现代的AU),也有对于原著直男管它暧昧不暧昧都直接掰弯拉郎配的(这就太多了,漫威系列全部,全职高手全部,早期的猎人,各种电视剧,真人RPS,数不尽了)。


    如果逆CP就算侮辱原著不能打tag了,那么不同时代背景的AU、直男掰弯这种算啥?拉出去绑上火刑柱烧了祭天?




    我自己而言,吃CP是不拆可逆,不吃拉郎(除非原著暧昧倾向极为明显就差捅破窗户纸,举例《一人之下》我吃也青不吃玉碧),不吃任何一种AU,比较彻底的原著党。逛tag难免会碰上不合口味的,有的提前打了预警就干脆不点开,有些看到一半发觉口味不合,点击退出就好。


    就跟吃回转寿司一样,挑自己喜欢吃的就行,不喜欢的就默默目送它离去。因为传送带上有不喜欢的品种就破口大骂的,和在不合口味的文章下留言大骂的,怕不是有病吧。


    同人圈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入圈守则,那么大概就是“礼貌尊重、百花齐放、互不打扰”。




    至于那些标榜自己CP洁癖、对于不合口味的作品要追打十条街的偏执党,在能约束好自己的玻璃心之前,还是先别出来吓人比较好。




=================




    基于下面评论的讨论,我再加一段,关于文前预警。


    在我看来,文前预警是好事,我是支持文前预警的,但也不会因为没预警而在评论区KY。


    因为文前预警其实是在帮助不合口味的人避雷,俗话说帮你是人情,不帮你是道理。或者,可以将这个视为一个较高的道德标准,就跟走在马路上看见有垃圾,就捡起来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一样。


    能这样做,是好事;但不能因为没这样做而横加指责。




    每个人的雷点不一样,可能有的人的雷点是某一个角色,或某种特定的情节(比如开车时的脐橙)。但如果这种人在评论里吵说为什么你没有提前预警这会出现这个角色或这个姿势,大部分人也会觉得你有病吧。


    所以,自己的雷点自己收好,不能要求全世界都照顾自己的雷点,这样未免过于自我中心。


    就CP来说,常见的是本家和逆家。本家不小心吃了逆CP很有可能勃然大怒,指责为何不文前预警——可偏偏没人说过,本家写文也必须文前预警这是本家CP。万一有人就是吃不下本家CP,只吃逆CP呢?这种人看到没有预警的本家文,会不会同样如鲠在喉?


    本家和逆家没有谁比谁高冷,大家都是平等的。




    是的,这就是我这篇文想说的,接受这个世界是多种多样的,看开一点,会高兴很多。

【珊艾/授权翻译】Learned To Drown Young

原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98042

授权:

珊莎后来对所有人说了谎,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寂静的夜晚走向妹妹的房间。她假装称这是因为那是她路过的第一个房间,而艾莉亚的房门略微地开了一道小缝,所以她就不知不觉地进去了。当她这样告诉琼恩时,艾莉亚在房间里哼了一声,布兰则用疲惫的眼睛看着她。珊莎思忖自己为什么不愿承认自己去艾莉亚的房间其实是因为害怕。

噩梦在那个晚上突然侵入了她,将她硬拽到城堡的腹部(the belly of the castle),乔佛里,拉姆斯和小指头在那里等待着。她尖叫着醒来,衣服被冷汗浸湿,伴随着幽灵在她全身上下抓挠的幻觉。

她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就已离开床,甚至忘记披上斗篷。她穿过大厅,严酷的寒风刺痛了她挂着泪的脸颊,也吹开了艾莉亚房间的门。一个可怕的瞬间,她本以为那里没有人,然后她感到脖子抵上剑刃的冰冷,艾莉亚的眼睛注视着她,像是在打量死前的猫。

“哦。”艾莉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原来是你。”

珊莎伸出手,即使它刚刚让匕首在她的皮肤上移动贴近,并且让艾莉亚收手。艾莉亚照做了,不情愿地。珊莎用手臂包裹住她的妹妹。她们这样站了一会儿,像一个面对面的拥抱——在艾莉亚移开之前。

“你在干什么?”她问。

“我做了一个噩梦。”珊莎如实回答,因为她真的很累了,没精力敷衍。“我可以在这里睡觉吗?”

艾莉亚哼了一声。“为什么?”她问

“因为你很勇敢。”珊莎说,“并且我相信你。”

艾莉亚仔细地端详着她。她的眼睛周围有黑眼圈。这说明她无法很好地睡觉,或者根本睡不着。以前的珊莎不会为此烦恼,她只会注意到黑眼圈毁了艾莉亚已经长有雀斑的皮肤。

现在的珊莎伸出手掌捧住妹妹的脸。“你不一定非要睡觉。”她说,“我可以只,我会只躺在你的床上,你可以进行你那些鬼鬼祟祟的活动,或者列出所以你想杀死的人。”

艾莉亚的嘴角抽动着。“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珊莎说,艾莉亚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她。

“到床上去。”她直言不讳地说,“不然你会冻死的。”

珊莎不需要被提醒第二次。她爬上艾莉亚与外界寒冷无异的床,把皮毛在她身边盖好。艾莉亚一直转动眼珠盯着她,顺手把匕首插进坚硬的门。

“你很擅长这个。”珊莎说。

“我擅长的东西可多呢。”艾莉亚说。珊莎知道她在吹牛。

“你以后得教我。”她说,并不是在开玩笑,“我喜欢那个。”

“布蕾妮在教我如何正确地战斗。”艾莉亚说,“我希望她是我的姐姐。”

这是残忍的回答。珊莎觉得很难过。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希望她是。”最后她说,“她会照顾你的。”

“我不需要照顾。”艾莉亚说着,拔出门里的匕首,在手指上旋转,“我可以自己应付所有的事情。”

“我知道。”珊莎说,“你还可以玩一些其他把戏吗?”

“什么?”艾莉亚问。

珊莎对着匕首点点头:“你还可以玩一些其他的把戏吗?”她重复道。艾莉亚低头看向匕首,然后把匕首扔到空中。

随着匕首从空中落下,珊莎屏住呼吸,但是艾莉亚一把抓住它,然后又抛向空中。这一次她往前走了几步,从背后接住它,然后巧妙地扔到另一只手中。

珊莎礼貌地拍手:“你可以去马戏团表演。”

“我才不想去马戏团。”艾莉亚说。

“也对。你只想杀人。”

“完全正确。”艾莉亚得意地笑了。她又把匕首抛出去,然后用左手接住。

“我一直很想念你。”珊莎说。

“不,你没有。”艾莉亚回答,“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我爱你。”珊莎说,“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喜欢你。”

她停顿了一下。艾莉亚把头转到一边,然后看起来很轻松似的。

“这是事实。”她说,“彻底的。”

珊莎颤抖着。艾莉亚叹了口气,因为珊莎似乎是个傻瓜。她认为她肯定是。

“这里。”艾莉亚说,“挪过来。”

珊莎移到床上,艾莉亚爬到她的旁边。她仍然穿着白天的衣服,而且珊莎很惊讶她竟然没有穿着鞋子就上床。

“真的是你杀了拉姆齐·雪诺吗?”艾莉亚问道,并没有看她。

“我把他的猎狗放在他身上。”珊莎回答。艾莉亚靠在她的身上。

“很好。”她说,“他尖叫了吗?”

“当然。”

“他祈求宽恕了吗?”

“当然。”

“你照做了吗?”

“当然没有。”珊莎冷冷地说,艾莉亚笑了。那是卑劣的笑,但是珊莎十分乐在其中。

“很好。”艾莉亚说,“我很高兴。”

“我也是。”珊莎说着,很想把艾莉亚搂进怀里。

“我希望是你杀了乔佛里。”艾莉亚若有所思地说,“那样的话我会很为你骄傲的。”

“真是抱歉。”珊莎说,“我只是看着他变成紫色然后流血。”

“我觉得那样也挺好的。”艾莉亚说。

接着是很长时间的沉默。珊莎在艾莉亚身上发霉的气味中呼吸,然后发现自己竟然很享受它。

“你可以睡觉,如果你高兴的话。”艾莉亚说。

“请不要。”珊莎说,艾莉亚看向她。

“我会保护你的。”她坚定地说,珊莎有些惊讶,困惑地眨眨眼。

“谢谢。”她说,在床上找到相对舒适的位置躺下,然后从她的那一边转到另一边,好让脸对着艾莉亚。

“这是妹妹应该做的。”艾莉亚说,轻轻地抚摸珊莎的头发。随着艾莉亚的轻抚,珊莎不自觉靠向妹妹,眼睛也开始轻微的发颤,最后渐渐闭上。

这次当她进入睡梦时,她梦到了艾莉亚的微笑,还有小狼们的追逐打闹。

/

※又双叒叕踩北极圈了 甚至不知道怎么打tag(x

※翻不出原文的万分之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