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点

在努力考高中()
「就算梦的终局并不是你所希望的那样,但是希望你爱着梦的后续啊」

【Gwen X 你】Blessings

*弥补一下自己无聊的跨年x

*ooc致歉

/

「马上就是新年了。」

「嗯。」

「没什么别的要说了?」

「没有了吧……?还没到时间就祝你新年快乐似乎不太好?」

「……」


你无语。虽然她说的没错,但你还是觉得你的女朋友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一点。编辑了一条信息:「也还没有睡吗?」


按下发送键,重新开始对付作业——新的一年可是有讨厌的期末考试呢。拿起手机,消息指示灯没有再次亮起。看了看屏幕上还有十几分钟就是2019的时间,莫名地有些惆怅,好像特意熬夜跨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一阵冷风。你瑟缩了一下,疑惑地起身准备查看空调的设置,却落入一个不那么温暖的怀抱。


「Hey,或许你会愿意和蜘蛛侠出去看夜景?」不等你回应,她就随手抓起一件厚外套给你披上,拉着你跳出窗。


「Gweeeeeeen!」你闭上眼睛,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这么晚了,你,你怎么来了!」


还莫名奇妙地把你带出来!


「Huh...为了陪某个小女孩跨年。」Gwen摘下面罩,低头看着怀中的你,不禁觉得有点好笑,「睁开眼睛嘛,又不是第一次带你这样了。」


你听话地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小心翼翼地向下看了一眼,又迅速闭上了,将女友的贴身战衣抓得更紧:「可是这次是晚上,而且,你荡这么高干嘛?」


「新年总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不是吗?」风声很大,Gwen重新戴好面罩,隔着布料,你只听到模糊的笑音。


感觉上所在位置像是越来越高,你终于被放下,脸上不再有强气流经过。站起来稍微活动一下僵硬的手脚,好奇地向下看一眼,差点又被吓得僵住了。


今天真的很高。而且,灯火通明。纽约很少有这么晚还看起来如此繁华的时候,但是今天,大家基本上都在准备跨年。即使知道就算亲眼见证指针拨过12点的那一刻,生活也并不会因此变得有什么不同,但是人们仍然愿意用这样一个小小的简单仪式去迎接新的一年,为生活增添一点小确幸。夜空中的星辰离你如此近地闪耀着,你几乎忘记了呼吸。


「喜欢这里吗?」Gwen从背后抱住你,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耳畔,熟悉的声音很让人安心,「这是我能在不被保安之类的人追杀的情况下能到达的最高的屋顶了。抱歉没能早点来接你。」


「其实我没有期望你会来的……」你小声地说。你知道今天有很多人聚集在外面,她一定不会放心,「我只希望你起码在新年的时候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是……诶?」


你感觉到Gwen递了什么东西在你手上,软乎乎的,还是热的。


「尝尝吧,是麦当劳的新品哦。」

「……什么?」

「我刚在路上买的。」


见你不动,她就着你的手把包装纸拆开,挪到你的嘴边:「好啦,我知道这看起来一点也不浪漫,但是看到了觉得你一定会想吃的,所以就顺手买了。」


你确实想吃。刚咬了一口,你眼睁睁地看着Gwen又掏出一杯奶茶:「或许你渴了?」


「Gwen你其实是带我出来野餐的吧……」你接过奶茶,发现手中东西已经太多了,便干脆坐下来,喝了一口就放在身边的地上。


「算是吧。」Gwen也跟着在你身边坐下来,咬了一大口汉堡,「还有就是夜巡之后也挺累的。」像是想掩饰什么,她又赶紧补充道,「其实也没有很累,只是今天跨年人比较多,不放心还是巡逻了……别担心,今天罪犯们估计也休息了,没受伤……但是要是可以早点陪你就好了……」嘴里包着食物的缘故,她的声音听起来含含糊糊的,有点可爱。


你轻声笑了,歪头靠到她的肩上:「没有受伤很好啦。私心还是想让你不要这么累,但是我想,纽约市民会感谢你的!」就像你一样。这里真的很高,给你一种可以看到整个纽约的错觉。无论是高楼大厦还是普通的居民楼,窗口都投射出柔和或刺眼的光线。你知道,里面的人是Gwen拼命想要保护的。你的女朋友可是蜘蛛女侠啊。


「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会陪着你的。」想了想,你又补充道。星辰仍闪耀,你觉得,Gwen就是你所见过最亮的星,你究竟是有多么幸运,才得以靠近。


「我会注意安全的。」Gwen知道你在想什么,声音轻轻柔柔。


「其实我还带了烟火棒,担心如果错过新年烟花,」她在袋子里翻翻找找,果然拿出一盒冷烟花棒,「但是我想现在放应该也挺合适的……」远处烟火升上天空的砰砰声打断了她继续找打火机的动作。


Gwen停止了说话和动作,只抬头认真地看着烟花。烟花升入天空,炸成一朵朵绚烂的星点,倒映在她的眼中。Gwen的神情专注且满足,是真的被烟火迷住了。抬头注视着她因兴奋而有些发红的脸庞,你再一次真切地意识到,面罩下的蜘蛛侠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她所承受的太多了,远超她应该经历的。不过,幸运的是她还有你,而你会一直陪着她。


「一直在看我,嗯?」不知何时Gwen低下头来看你,眼底映着烟火的亮光,尽是温柔的笑意,「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那什么,来放烟火棒吧!」 


明明有大片的新年烟火,你们仍幼稚地点了自己带的烟花棒。Gwen倒是奇怪地对烟火很感兴趣,你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烟火,大多数时候都在看Gwen。尽可能快速地挥舞着烟花棒,希望可以出现一个完整的字符——当然以你的速度是不可能的。


「在画什么?」Gwen好奇地问。


「你的名字。」你笑,「但是看不出来……唔?」


还没反应过来,你已被吻住。只浅浅的唇舌接触,便分开了。你大脑像宕机了。


她连唇也是极温软的,你想。


有一瞬间没人说话,只有烟花上升的嘈杂声。


「Hum...只是因为听说在新年的时候接吻…」

「我知道的!」你突然有些孩子气地叫喊起来。她也就没再把话说完,眯眼带着笑看你。


新年的烟火已经放完了,你们手中新点的烟花棒仍噼里啪啦地闪着光亮。空气中有淡淡的尘雾和火药味道。

「明天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吧?我去接你?」

「好啊。不过你竟然也还没写完。」你盯着手中光线,还在试图在空中划出「Gwen」

「蜘蛛侠可是很忙的。」她笑,「中午一起吃饭?」

「好啊。」

「下午也一起吧?」

「好...」


你们靠在一起。


「我很喜欢今天晚上。」你附在她耳边道。

「我也是啊。」她打了个哈欠,用手臂把你整个圈在怀里,「新年还是很美好的。」


是的,很美好。比如现在,在很高的楼顶,你躺在蜘蛛侠的怀抱里,与Gwen交换吐息。

/

*然而真实的跨年就是一直写作业x


突然置顶(

你好呀这里是霜点  是爬墙小能手x  超级花心的 喜欢的坑超多的可能经常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喜欢的东西取关就好了

不介意的(´・・)

日常喜欢不知道是北极还是南极CP 

喜欢初音ミク♡

春卷饭过激吹

VOCALOID/漫威/极缓慢地补POI

寡红/鱼葱

其他一些什么奇怪的脑洞CP也有  日常拉娘(bu)

乙女向大概也会写的  超级喜欢格温了www

✰最近沉迷格温虫——!

目前终日被体育和中考折磨(

不太喜欢自己  因为不够努力  在努力尽力

头像by樱呆呆

【寡红】Alive

*看完预告后的意识流产物  心情苦涩  很短  响指过后Wanda存活设定

/

距离那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已经过去了很久——也许并没有感觉上那么久,只刚好足够幸存下来的人回到总部,那个曾被他们称之为“Home”的地方。


回程的战机上几乎没有人说话,只有微弱的呼吸和压抑的哭声。


即使是复仇者也无法接受如此突然的消失的。


Natasha的眼里没有泪。多年前的经历让流泪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很陌生。她只是低头,看不真切表情。


Wanda像是仍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似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着,脸上还挂着残余的泪。她亲手摧毁了心灵宝石,凭一己之力对抗了Thanos,又亲眼目睹他使用原石将时间倒流,之前的一切都是白费。一个人和半个宇宙之间的抉择很困难吗?不,一个人的生命也换不了半个宇宙。然后,然后是漫天烟尘。


Natasha突然觉得有什么重物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抬头,只看到女孩垂落的发丝。为了逃亡,她们当初都染了头发,她随便挑了很常见的金色,而Wanda略微踌躇,最终选择了红色。染好后,Wanda偷笑着看Natasha,少女的小心思在前间谍的眼中毫无保留。那是更加清浅的橙红色,很适合年轻的小女巫,即使是Black Window,在看到Wanda展露笑颜的那一刻,也惊叹红发与Wanda竟意外地契合,甚至超过了自己——至少她是这样想的。


眼前,女孩紧靠着自己,的头发乱蓬蓬地纠错在一起,干枯,毫无生机,与战机内灰蒙蒙的背景几乎可以融为一体。Natasha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理顺,又很快缩了回来。Natasha少有地感到无措,哪怕是当作出任务,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几乎失去了所有的Wanda。


更何况Natasha自己也痛苦到麻木。



Wanda静静地呆坐在那里发抖,不知什么时候就脑袋一歪,靠在了Natasha的肩上。她意识到了,然后一点也不想再抬起头。好累啊。她阖上眼,刚才发生的一切却清晰地重现。


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也灰飞烟灭了。然而很快,她看见无边的猩红,接着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依靠着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Natasha敏锐地注意到Wanda的指尖有极不稳定的绯红丝线缠绕,眼中的红光穿透发丝间的空隙。「Wanda?」她紧张地喊出声,生怕女孩的情绪就此崩溃,「Wanda?」她立即起身,小幅度地晃着Wanda的身体。


红光渐渐黯淡下去,Natasha扶着Wanda坐下,她们又像先前那样靠在一起。


一滴泪滚落出Wanda干涩的眼眶。「Why.」良久,Wanda吐出一个单词,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其实她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现在终于被迫接受了。


为什么呢。那么多残酷的事实之后,她早已不再追问原因,很多事情本身就是没有公平的。可这一刻,她仍然觉得命运太残忍。


「It will be ok.」Natasha苦涩地开口,作着自己都不相信的承诺。她惊觉自己的声音竟也带着哭腔。


「至少……We're not alone.」


/


短暂的休整后,复仇者们立即投身入必要的善后工作。能做的其实不多,遭受重挫后,世界几乎已无法运转,人们大都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甚至无暇指责曾经被他们唾弃的,一遍遍拯救地球保护他们的,失败归来的,复仇者?还是仍为逃犯?


不管怎么说,他们最终仍是回到了Home,只是……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尽量不去提基地为什么会这么安静。即使是在内战之后,基地也比现在热闹一点吧,至少不会压抑着死亡的气息。Tony对着空荡荡的总部时,是否也和他们现在是相似的心情呢?



「以前……你见过Cap哭吗?」Wanda很轻地问。出于某种私心,她是不愿相信美国队长也是有眼泪的,如果不是两行水线太明显,她真的不会相信。那样的强大的精神领袖,压抑许久后,竟也落下泪。


「Nope.」



Wanda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她曾失去父母,失去自由,失去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人权利,失去一直陪伴她的哥哥。直到在这里,她才又有了归属感,有了一个家。


Natasha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她正望着墙上巨大的A字,少见地失神。最近她一直在强装冷静,调剂着一切,忙碌得看起来几乎忘记了痛苦。然而每一瞬间,苦痛都像呼吸一样充斥她的身体,攥紧心脏。


她们都曾失去所有,在这里有了新的归属,有了共同的身份,Averagers.然后她们再一次失去了。


除了彼此。


Wanda回来后就很少说话,吃得也很少,像断了线的木偶。Natasha也不勉强她,她明白对于所有人,痛苦都如影般随行,Wanda已承受得太多。除了那次在战机上的短暂失控,Wanda都基本控制了自己的能力,让大家感到幸运和意外。Natasha意识到,小女巫已比她想得要强大。


「你真的没事吗?」Natasha很担心女孩的情绪。


「……我不知道。」Wanda挤出一个淡淡的笑,「我也很担心自己的能力,但是到现在都没什么意外,所以应该是没是吧。」Wanda盯着自己的手掌,慢慢托起一个红色的光球。


「我在尝试控制它。」Wanda声音依然很轻,望向Natasha的绿眸却异常坚定。


除了外出和必要的公关,Wanda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Natasha。她早已不愿出门,不愿再看到满目疮痍。


此刻,空旷的大厅,Wanda一步步走向Natasha。Natasha觉得自己被抱住了。视线移开标志,转向身后突然张开双臂的女孩,却发现女孩也盯着墙上的A字。


她们就这样安静地相拥,没有人问为什么,没有人解释原因。


良久,Wanda开口:「You're not alone.」


「I know that.」Natasha明白Wanda是想安慰她,「I always know.」


Wanda难得舒心地笑了。虽转瞬即逝,却是真正的笑容。「真的会像你所说的一样变好吗?」


Natasha摇头。


「但是如果不成功,我们将会束手无策。」


Wanda又笑了。她明白,这就是真正的现实,是身为Averager的使命。至少,她们都不是独自一人。


Natasha转过身,将Wanda抱得更紧。之后又不再有人说话,阳光透过余烬未散的空气,用仅剩的温暖将她们笼罩。


/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人称情节都很混乱  还没再看一遍就直接发了  完全意识流  我好难过我自闭了(;д;)知道是预告骗还是难受(;へ:)


关于同人圈和逆CP的破事儿

Crazy:

    看了一篇文章有感而发,随便聊两句。




    总觉得现在同人圈越来越向粉圈靠拢了,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吵成一团。之前《杀破狼》关于逆CP还有一场不小的争执。


    什么逆CP是对原著的不尊重,逆CP还打原著书名的tag是对原著的侮辱等等。


    这个时候就特别想放顾帅的那句话:小毛孩子,讲究恁多。




    敢情这tag是你家开的?同人本来就是基于原著的基础开脑洞,凭什么要求全世界的脑洞都和你长一个规格?流水线都没有这么整齐啊亲。


    同人圈本就是圈地自萌,只要不过分打扰别人就行(比如那种逆CP还要圈原作者、要原作者来撑腰的就是明显脑残)。这个圈地自萌就有五花八门的发展方向了,最常见的就是基于原著原世界观原CP的基础上延伸剧情,也有吃互攻的希望看见上下颠倒一下的,有把原著角色摆到另外一个世界观的(比如把古风角色摆到现代的AU),也有对于原著直男管它暧昧不暧昧都直接掰弯拉郎配的(这就太多了,漫威系列全部,全职高手全部,早期的猎人,各种电视剧,真人RPS,数不尽了)。


    如果逆CP就算侮辱原著不能打tag了,那么不同时代背景的AU、直男掰弯这种算啥?拉出去绑上火刑柱烧了祭天?




    我自己而言,吃CP是不拆可逆,不吃拉郎(除非原著暧昧倾向极为明显就差捅破窗户纸,举例《一人之下》我吃也青不吃玉碧),不吃任何一种AU,比较彻底的原著党。逛tag难免会碰上不合口味的,有的提前打了预警就干脆不点开,有些看到一半发觉口味不合,点击退出就好。


    就跟吃回转寿司一样,挑自己喜欢吃的就行,不喜欢的就默默目送它离去。因为传送带上有不喜欢的品种就破口大骂的,和在不合口味的文章下留言大骂的,怕不是有病吧。


    同人圈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入圈守则,那么大概就是“礼貌尊重、百花齐放、互不打扰”。




    至于那些标榜自己CP洁癖、对于不合口味的作品要追打十条街的偏执党,在能约束好自己的玻璃心之前,还是先别出来吓人比较好。




=================




    基于下面评论的讨论,我再加一段,关于文前预警。


    在我看来,文前预警是好事,我是支持文前预警的,但也不会因为没预警而在评论区KY。


    因为文前预警其实是在帮助不合口味的人避雷,俗话说帮你是人情,不帮你是道理。或者,可以将这个视为一个较高的道德标准,就跟走在马路上看见有垃圾,就捡起来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一样。


    能这样做,是好事;但不能因为没这样做而横加指责。




    每个人的雷点不一样,可能有的人的雷点是某一个角色,或某种特定的情节(比如开车时的脐橙)。但如果这种人在评论里吵说为什么你没有提前预警这会出现这个角色或这个姿势,大部分人也会觉得你有病吧。


    所以,自己的雷点自己收好,不能要求全世界都照顾自己的雷点,这样未免过于自我中心。


    就CP来说,常见的是本家和逆家。本家不小心吃了逆CP很有可能勃然大怒,指责为何不文前预警——可偏偏没人说过,本家写文也必须文前预警这是本家CP。万一有人就是吃不下本家CP,只吃逆CP呢?这种人看到没有预警的本家文,会不会同样如鲠在喉?


    本家和逆家没有谁比谁高冷,大家都是平等的。




    是的,这就是我这篇文想说的,接受这个世界是多种多样的,看开一点,会高兴很多。

【珊艾/授权翻译】Learned To Drown Young

原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98042

授权:

珊莎后来对所有人说了谎,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寂静的夜晚走向妹妹的房间。她假装称这是因为那是她路过的第一个房间,而艾莉亚的房门略微地开了一道小缝,所以她就不知不觉地进去了。当她这样告诉琼恩时,艾莉亚在房间里哼了一声,布兰则用疲惫的眼睛看着她。珊莎思忖自己为什么不愿承认自己去艾莉亚的房间其实是因为害怕。


噩梦在那个晚上突然侵入了她,将她硬拽到城堡的腹部(the belly of the castle),乔佛里,拉姆斯和小指头在那里等待着。她尖叫着醒来,衣服被冷汗浸湿,伴随着幽灵在她全身上下抓挠的幻觉。


她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就已离开床,甚至忘记披上斗篷。她穿过大厅,严酷的寒风刺痛了她挂着泪的脸颊,也吹开了艾莉亚房间的门。一个可怕的瞬间,她本以为那里没有人,然后她感到脖子抵上剑刃的冰冷,艾莉亚的眼睛注视着她,像是在打量死前的猫。


“哦。”艾莉亚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原来是你。”


珊莎伸出手,即使它刚刚让匕首在她的皮肤上移动贴近,并且让艾莉亚收手。艾莉亚照做了,不情愿地。珊莎用手臂包裹住她的妹妹。她们这样站了一会儿,像一个面对面的拥抱——在艾莉亚移开之前。


“你在干什么?”她问。


“我做了一个噩梦。”珊莎如实回答,因为她真的很累了,没精力敷衍。“我可以在这里睡觉吗?”


艾莉亚哼了一声。“为什么?”她问


“因为你很勇敢。”珊莎说,“并且我相信你。”


艾莉亚仔细地端详着她。她的眼睛周围有黑眼圈。这说明她无法很好地睡觉,或者根本睡不着。以前的珊莎不会为此烦恼,她只会注意到黑眼圈毁了艾莉亚已经长有雀斑的皮肤。


现在的珊莎伸出手掌捧住妹妹的脸。“你不一定非要睡觉。”她说,“我可以只,我会只躺在你的床上,你可以进行你那些鬼鬼祟祟的活动,或者列出所以你想杀死的人。”


艾莉亚的嘴角抽动着。“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珊莎说,艾莉亚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她。


“到床上去。”她直言不讳地说,“不然你会冻死的。”


珊莎不需要被提醒第二次。她爬上艾莉亚与外界寒冷无异的床,把皮毛在她身边盖好。艾莉亚一直转动眼珠盯着她,顺手把匕首插进坚硬的门。


“你很擅长这个。”珊莎说。


“我擅长的东西可多呢。”艾莉亚说。珊莎知道她在吹牛。


“你以后得教我。”她说,并不是在开玩笑,“我喜欢那个。”


“布蕾妮在教我如何正确地战斗。”艾莉亚说,“我希望她是我的姐姐。”


这是残忍的回答。珊莎觉得很难过。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希望她是。”最后她说,“她会照顾你的。”


“我不需要照顾。”艾莉亚说着,拔出门里的匕首,在手指上旋转,“我可以自己应付所有的事情。”


“我知道。”珊莎说,“你还可以玩一些其他把戏吗?”


“什么?”艾莉亚问。


珊莎对着匕首点点头:“你还可以玩一些其他的把戏吗?”她重复道。艾莉亚低头看向匕首,然后把匕首扔到空中。


随着匕首从空中落下,珊莎屏住呼吸,但是艾莉亚一把抓住它,然后又抛向空中。这一次她往前走了几步,从背后接住它,然后巧妙地扔到另一只手中。


珊莎礼貌地拍手:“你可以去马戏团表演。”


“我才不想去马戏团。”艾莉亚说。


“也对。你只想杀人。”


“完全正确。”艾莉亚得意地笑了。她又把匕首抛出去,然后用左手接住。


“我一直很想念你。”珊莎说。


“不,你没有。”艾莉亚回答,“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我爱你。”珊莎说,“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喜欢你。”


她停顿了一下。艾莉亚把头转到一边,然后看起来很轻松似的。


“这是事实。”她说,“彻底的。”


珊莎颤抖着。艾莉亚叹了口气,因为珊莎似乎是个傻瓜。她认为她肯定是。


“这里。”艾莉亚说,“挪过来。”


珊莎移到床上,艾莉亚爬到她的旁边。她仍然穿着白天的衣服,而且珊莎很惊讶她竟然没有穿着鞋子就上床。


“真的是你杀了拉姆齐·雪诺吗?”艾莉亚问道,并没有看她。


“我把他的猎狗放在他身上。”珊莎回答。艾莉亚靠在她的身上。


“很好。”她说,“他尖叫了吗?”


“当然。”


“他祈求宽恕了吗?”


“当然。”


“你照做了吗?”


“当然没有。”珊莎冷冷地说,艾莉亚笑了。那是卑劣的笑,但是珊莎十分乐在其中。


“很好。”艾莉亚说,“我很高兴。”


“我也是。”珊莎说着,很想把艾莉亚搂进怀里。


“我希望是你杀了乔佛里。”艾莉亚若有所思地说,“那样的话我会很为你骄傲的。”


“真是抱歉。”珊莎说,“我只是看着他变成紫色然后流血。”


“我觉得那样也挺好的。”艾莉亚说。


接着是很长时间的沉默。珊莎在艾莉亚身上发霉的气味中呼吸,然后发现自己竟然很享受它。


“你可以睡觉,如果你高兴的话。”艾莉亚说。


“请不要。”珊莎说,艾莉亚看向她。


“我会保护你的。”她坚定地说,珊莎有些惊讶,困惑地眨眨眼。


“谢谢。”她说,在床上找到相对舒适的位置躺下,然后从她的那一边转到另一边,好让脸对着艾莉亚。


“这是妹妹应该做的。”艾莉亚说,轻轻地抚摸珊莎的头发。随着艾莉亚的轻抚,珊莎不自觉靠向妹妹,眼睛也开始轻微的发颤,最后渐渐闭上。


这次当她进入睡梦时,她梦到了艾莉亚的微笑,还有小狼们的追逐打闹。

/

※又双叒叕踩北极圈了 甚至不知道怎么打tag(x

※翻不出原文的万分之一好